•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>> 精博 >> 内容

    德孝中华周刊文摘:藕情·藕事儿

    时间:2019/11/7 14:40:27

      核心提示: 文/单淑芹 每次看到白白胖胖的藕,摆在路边或超市里,总是忍不住带几节回家,不仅是喜欢吃,更是怀恋记忆深处,那些藕情、藕事儿…… 老家村子的西边,有一个浅浅的藕塘。每年深秋冬初时节,草木凋敝,荷叶荷梗干枯倒伏。藕塘的水一点点变少、变浅,最后就直接露出了塘底的污泥。 正逢周末,村里通知,要去挖藕。七八...


    /单淑芹

     每次看到白白胖胖的藕,摆在路边或超市里,总是忍不住带几节回家,不仅是喜欢吃,更是怀恋记忆深处,那些藕情、藕事儿……

     老家村子的西边,有一个浅浅的藕塘。每年深秋冬初时节,草木凋敝,荷叶荷梗干枯倒伏。藕塘的水一点点变少、变浅,最后就直接露出了塘底的污泥。

     正逢周末,村里通知,要去挖藕。七八岁的我,兴高采烈,跟在爹身后,向藕塘出发!

     铁蛋儿和他爹也在挖藕的人群里。铁蛋长得壮,块头大,我们女孩儿,都有点儿怵他。他见了我,就开始挑战:“敢不敢比一下,看谁挖得多?”

     铁蛋和他爹都虎背熊腰,一直趾高气扬的,我心里有点儿虚。可抬头看看,爹正笑着点头,我就有了底气:“比就比!”

     铁蛋和他爹,很快就挖个大坑,弄出些被铲得伤痕累累的藕,有的直接被铲成几段,藕的孔里灌满污泥。

     爹不慌不忙,在塘边上开始,铁锨下得很小心,一点一点地,还不时地用手扒拉一下。等发现藕的影子,就更加小心翼翼,弄清楚藕的生长方向,让我用小铲子把周围的土拨去,露出一截,又露出一截!最后一根长长的藕露出来,共有七八节呢,一点儿都没有破损!

     周围的人一阵欢呼,说我们挖出来个藕王!我骄傲地抚摸着那条藕,忽然记起,娘曾告诉我,我是爹在藕塘里挖出来的。我一直奇怪他是怎么挖的?怎么没有弄伤我、弄疼我?看到爹挖藕都如此细心,何况是个哇哇在哭的小孩儿呢,就更对娘的话深信不疑!

     大家把挖出来的藕,都堆到藕塘边的空场上,由队长按人口分给各家各户。

     趁此机会,人们都会炫耀一下自己的劳动成果!我自豪地站在爹挖出的那堆藕旁,那不是一节节的,而是一条条、一根根的“藕柱子”,带着藕芽,完完整整,毫无伤残!很多“藕柱子”比我个子都高!恍惚中,我觉得,那是和我一样,被爹挖出的娃娃!

     那天,队长对人的奖励也别出心裁,让挖藕的人都从自己挖出的藕中,选出五条,做当日的酬劳。很多人傻眼了,因为有的几乎没有挖出一根完整的藕,有的还残缺不全,挑来选去也只有五个小藕段。

     爹笑眯眯的,他让我喜欢哪个就要哪个。我兴奋地看看这个,摸摸那个,几经断舍离,终于选出五条胖乎乎、白净净的藕娃娃,和爹一起抬到独轮车上,加上我家分到的藕,满满的一车!我跟在爹后面,像个得胜的将军,唱着学校才学的歌: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靶把营归……”

     铁蛋儿蔫头耷脑地走着,我知道,他爹挖烂的藕最多,都挑不出一根长的!爹示意我,别提比赛的事。那爷儿俩,显然没有了平日盛气凌人的样子……

     爹边走边说:“不管干什么,都要动动脑子,别使蛮力,磨刀不误砍柴工!”

     看来,干活,需要勤劳,更需要技巧。忽然觉得,挖藕,也是一门学问呢!

    作者:单淑芹 录入:hebeiczhou 来源:百姓中国周刊
    相关文章
    关于我们    联系我们   编辑指导   德孝基金   人员查询   撰稿查询   品榜人员
   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院 邮编:100733 电话:010-65365235
    京ICP备14049483号-4 京ICP备(英)16014648号-1 京ICP备(中)16014648号-2
    网络文化增值信息服务许可编号:文信京[2009]091282号 投稿邮箱:bxzkchina@163.com
    版权所有 百姓中国周刊 法律顾问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《百姓中国周刊》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.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站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